Youko

为什么我总是处于瓶颈+退步期

介绍一下我男朋友ぼくのりりっくのぼうよみ😚

想不出标题

主亲子分,百合组微量(可能)


-


        临近下班的时候天空下起了暴雨,仿佛被撕裂了一个口子,里面所有的水都倾泻了出来一样。豆大的雨滴撞击在玻璃上,瞬间四分五裂,仅留下噼里啪啦的声音。我抬腕看了一眼表,目光又担忧地移向窗外。

      “什么鬼天气啊?!早上还好好的大晴天,现在怎么就下雨了?”有职员抱怨了起来。

       “对啊,我都没带伞……要是不小心妆被冲花了怎么办?这下可糟糕了……”

         于是房间内这样的抱怨声渐渐地多了起来,空气也变得有些焦躁不安,仿佛这场雨带来了多大的霉运一般。耳边叽叽喳喳的讨论声和雨的声音搅和在一起真是让人头疼欲裂,我低头发了个短信,然后收拾好东西,正准备站起身告辞,有个人却忽然从面前经过,他快速地走到门前,粗暴地扭开门把手,开门,跨步出门,关门,“砰”地留下了一声巨响,惊静了室内的一群人。

         是瓦尔加斯。

         我深吸一口气,抓起手边的公文包追了上去。

 


-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和他这样的人站在同一个地方……躲雨。我和瓦尔加斯交集不多,就算碰上了甚至连个眼神都没给,更不要说交谈了,平时也只是工作需要才能说上几句话而已。我们所工作的地方离车站距离比较远,这么大的雨,总不能直接跑到车站去,那绝对会被淋成个落汤鸡。两人听着雨声,看着雨幕发呆。好吧,虽然可能在发呆的只有我一个。我扭头看向另一侧的人,他总是皱着一张脸,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好看。这个来自意大利的小伙子虽然长相非常精致,但听说性格不怎么好,脾气很暴躁说话又十分伤人――尤其是对男性。想到这儿,我下意识地靠得远了些――直来直往的,谁碰就咬谁――就像是一只……急躁的兔子?

       “喂。”他突然发出声音,把我吓了一跳。

       “啊!”

          接着我镇静下来后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叫我。瓦尔加斯转过脸来,脸上带了一点微微的怒色:“我说,你他妈还要看老子多久?”他紧皱着眉,瞪着我。“啊?……不,不是的,”我连忙把目光移开,重新投入到雨中的缤纷灯光里去,扯出一个笑容,“我只是有些事想和你说。”

       “我已经有对象了。”他迅速答道。

       “…………不不,你误会了,”我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尬笑了几声又转头看回去,注视着他的眼睛尽量显得真诚,“我只是想谢谢你……谢谢你今天帮我解了围。”

         我看见他的表情有一点缓和,旋即又染上一层困惑,他的眉毛挑起来,仍然看着我,紧抿着唇像是在思考。沉默的时间有点长,我连忙出声说道:“上午在办公室,你骂了一个部长……记得吗?言辞特别犀利,我看见他的脸色都变深了!”“啊……啊,那个啊。”他想了起来,然后令我意外的转过头去,幅度还有点大,像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现在的表情似的,“这个,没什么啦。……我本来就很讨厌他,仗着自己是上层的关系就飞扬跋扈的样子,那张脸一看就适合挨揍。”他哼出一个鼻音,继而恶狠狠地转头看我:“你看起来一副乖巧的样子怎么会惹上他?”

       “我也不知道,估计是今天心情不好随便找了个软柿子捏吧。”我摊开双手耸耸肩,然后叹了口气。

        然后他没有回答我,我们就这么站着,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我盯着路面上每一辆来往的车辆,留意着它们的车牌号,这么多车牌号从我的面前掠过,但没一个是我在等的。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还是没有消息。

        就知道这家伙不靠谱。我郁闷地想。估摸着雨应该小了些,干脆把包顶在头上跑到车站打个车算了,大不了把里面弄湿的文件吹干。于是我正准备实施时,正看见他握着手机,不停地按着锁屏键,屏幕一闪一闪的,他紧锁着眉,一副十分焦躁的样子。

       “你在等人?”我觉得那部手机太可怜,决定出言转移他的注意力。“雨小了一点,我现在要跑到车站去,要不要一起?”

       “不用……他说马上就来了。”瓦尔加斯把手机塞进口袋里,四处张望。

       “‘他’?”

       “安东尼奥,我的对……”说到这里他的脸十分可疑地红了起来,“……一个朋友,还是一个喜欢啰嗦,又粘人,还经常挂着一脸笑容的家伙。他根本不知道,那其实看起来蠢透了!……你那是什么表情?”

        哦――我大概懂了,我不戳破:“但是关系一定很好吧?”

      “谁知道,也许吧。”

        他又摆回了平常冷漠的表情,然后开始看着前方眼神放空。这时候我的手机特别提示音一响,我迅速地将它抓出来,点开信息。

      “嗨嗨,托里斯,我出门来接你啦!”

      “上条消息是二十分钟前,你才出门??”

        这时我听见瓦尔加斯低低地笑了一声,我条件反射地抬头看他,还以为他是看到了我和菲利克斯的消息觉得很好笑,但是他的眼神一直注视着一个地方,嘴角轻轻上扬,好像是对我说又好像是自言自语:“他来了。”

         脚步声由远及近,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见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撑着伞跑过来,他跑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弯着腰气喘吁吁,但还是嘴里说着:“罗维诺,我来……”

       “太慢了,混蛋。”瓦尔加斯不知道什么时候收敛了笑容,他撅着嘴走下台阶,走到那个男人的身边,伸手夺过伞,另一只手像是在宣泄怒气但是力道却不轻不重地给了他肩膀一下。“今晚还要去爷爷家里吃饭,……顺便带上你……可是你居然给老子迟到!”

      “对不起嘛,罗维诺。原谅我好不好?谁知道今天公司的任务有那么多嘛。”安东尼奥抬起头来,双手合十放至面前,一副十分乖巧的样子。他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瓦尔加斯――这时我才发现他的眼睛和瓦尔加斯的眼睛一样,都是美丽的绿宝石色――瓦尔加斯像是软了下来,轻哼一声不再说话,于是安东尼奥就笑起来去牵他的手,瓦尔加斯想要挣脱,手却被他的人紧紧握住了。

         他们走了几步,突然瓦尔加斯转过身来看着还站在原地的我,然后他身边的人也好奇地打量着我,我被看得有点不自在,于是露出个笑容朝他们挥了挥手。瓦尔加斯露出一点点微笑。

       “明天见。”

       “明天可是周末,不上班。”我笑着答。

        他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手肘一捅还在看我的安东尼奥,然后继续向前走了。我在屋檐下走来走去,等着看菲利克斯究竟什么时候到。

 


-


       在我正数着对面大楼一共有几块玻璃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阵刹车的声音,顺带因车上的人耍帅而溅过来的水声。“上车!”菲利克斯摇下车窗,露出他一贯的笑容,拇指往副驾驶指指。

       “我足足等了你将近一个小时,菲利克斯。”我无奈地小跑过去,打开车门上车,然后对着他扬扬自己的腕表一脸不满。“我没时间准备那么多你想吃的了,今晚咱们就将就点儿吧。”

      “哎呀,将就也没关系啦。我这不是来了吗?我是不小心被事情耽搁了而已才来晚的!”

         我眉头一皱察觉到他语气不对,按照他以前我这么说一定会勉强让我全部完成,今天居然这么善解人意?

      “你别是因为在家里为了准备惊喜才来晚的呢,不过这不可能就是了。”

         菲利克斯忽然敛了笑容,撇着嘴,手指在方向盘上敲打着,突然他又莫名笑起来,转动钥匙开启了车子,然后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谁知道呢?亲爱的托里斯。”



End.



ooc可能😷,我第一次写东欧百合组……脑洞是考试的时候产生的!(你考试都在干什么啊喂)

好久没写文了,也许,算个复健
原谅我小学生文笔…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是给被我拖了很久的列表的锁屏(拖延症晚期)

其实他只是想要个tomato而已

不过子分娘真的好可爱啊啊w(゚Д゚)w

是🐔kibo

一年前的画被我清书的时候翻出来了😷

虽然我字丑画丑可是我不要脸系列(wei

关于意大利的裸睡习惯1
(可能还有子分吧)

……我真的不会画路德维希……独厨不要打我

我是不是只能混茶绘了……茶绘成图sai摸鱼吗(??)

好吧,亲子分,终于赶上520……!

是草稿一般的联五

据说普京先生又被抓到在美国领导人讲话的时候在本子上乱涂乱画了x以此为梗(喂)

是燕子!

为什么我总是卡角色不会画😭